实习实训
2015年赴俄专业认知实习心得与体会《别样的世界——索契两周生活随笔》北汽121 崔美佳
添加时间:2015-09-11    阅读:313   来源:国际教育学院

别样的世界

 

——索契两周生活随笔

 

北汽121 崔美佳

六月二十九日机场周旋,三十日我们已然在索契的营地“安家落户”。时至今日,两周的索契生活时不时走马观花般跳出脑海,却将至告别。

有人说,只有分别和失去,才会使你学会珍惜和回忆。

与索契的初识,我已经记得有些模糊了,但是那一片葱绿和蜿蜒的环山路却久久不能忘怀。到达营地必须得经过好几片葱绿的山,当大巴将我们载过山间,我坐在车上,只是单纯的感受到身体因一个又一个急转弯的惯性产生的或大或小的歪斜,心里默念:“这俄罗斯司机大叔驾驶水平够高啊!”这里的环山路不像国内一般如盘旋的腰带缠系山间。它从远处看,就是绿山而已,只有你身处山间,才会发现。原来路都隐没在这从葱绿之下,就像北大荒中所隐没在草丛下的河流一样。

途径别样山路十八弯,说实话,我的心情已经有些糟糕了。在四十多个小时的旅途中,我的激情就像被水浇熄的火焰,只剩零星的坚持。整顿之后,做了简单的收拾窝在床上,打开手机,我发誓,我的心情真的是糟透了!手机没信号!手机没网络!但实在是太累了,我便愤愤的睡过去了。

清晨是如何醒来的?我只记得喧闹的音乐,模模糊糊的被舍友拖出宿舍,站在广场上做着早操。我的意识还在迷蒙之中,只有眼前来回晃动着不知名的物体。周围有许多同龄的俄罗斯学生,说着流利的俄语。不禁让我想起以前学俄语语法的时候我还好奇,是不是俄罗斯人每说一句话还考虑几格的问题,还考虑变位的问题。时至今日,我深切体会到,语言,每个国家的国民多可以说的像喝水一般自然,不管我们曾认为它有多困难。早操没有国内那样保守,反而更像跳舞一样,音乐也是劲爆的曲目,还有帅气的DJ打碟,手法熟稔。

这里与国内的时差是五个小时,我还吃早饭的时候,换作国内的我已经吃过午饭几个小时了,我还在这作晚间活动,国内的我已经睡去了。我一直不敢将中国时间调成俄罗斯时间,我怕有一天过着过着记不清了。毕竟我的记性一直很差,我怕哪天借个手机给爸妈打电话,他们都关机睡觉了。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总会做梦,我还在中国。

没有网络,没有手机,这里的生活异常简单。每天七点起床,九点早饭,十点上课,两点吃午饭,下午活动,晚上七点晚饭,晚上会有晚会或者舞会,十一点睡觉。每天的活动都是不同的,晚间的热闹氛围也将海风带来的湿气烘干,久久亢奋在凌晨。每每躺在床上,听见窗外时不时传来不同语言的欢笑,而后回顾一天,我竟没有半丝的空虚感。我发现,我很快乐。

我们住在黑海岸边的山间营地,我时常穿过周围的绿林,踩着碎石粒,沿着门前细细的水流,来到海边。黑海不同于国内的海,它的浪就像不羁的野马,奔腾在岸间。或许因为它的刚烈,海岸都是大小不一的石子,没有半粒柔沙。常有爱游泳的人潜进海里,却没有人敢离岸超过十米。不时有顽皮的金发小孩扑腾着,却总被海浪拍回岸边。我爱海,却不会游泳。我一直想下水游那么一圈,却惧怕黑海的勇猛。我已经买好泳衣了。我想,我终有一天会下海游泳。只是不知道是否是黑海,我还在不在索契,在不在罗斯。

想起黑海,我就会想起海边的阳光。索契的阳光很好,从天亮到傍晚,一天到晚,阳光就像不变的一样,斜斜地或者直直地透过参差不齐的树枝,树叶最后垂在地上。印出各种形状,泛着调皮的光泽。俄罗斯人大多爱晒太阳,偏喜暗肤色,所以他们总在阳光好的时间,躺在海滩。大多数俄罗斯人很开放,他们穿着比基尼,或者索性什么也不穿,“横七竖八”的随性摆在海边。倒除了我们这些“外国人”害羞外,他们彼此相谈自若。每当太阳收敛了最后的温暖,海边总会飘起缕缕青烟,如果细嗅,就会闻到空气中掺杂的肉香和焦炭味,相互缠绕。偶尔有人放着音乐,跳着不知名的舞。这样的场景,让我觉得对于他们而言,世界处处是舞台。他们的生活,透着自由和无拘无束地气息。

平日的活动各自不一,但是集体活动还是极多的。在老师的组织下,我们去了2014年冬奥会场馆,奥斯特洛夫斯基馆,住进了白俄罗斯宾馆,也游览了红伯利亚雪山等等。索契的大小景点,著名的,有特色的几乎全看了一遍。其实游览的景点名胜,我兴致缺缺,唯独奥斯特洛夫斯基馆,他是我的启蒙偶像。《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我想大家想必大家并不陌生,它影响了很多人,其中也包括一个小小的我。伟人面前,自我永远更加渺小。看到平平凡凡的一幢房子里竟然住着那样伟大的一个人,这么小小一个的地方,曾有过挣扎,有过疼痛,有过坚持,唯独没有放弃。在房子的桌上,有一本留言册。上面有各种语言的留言,也有许多中国人的留念。我突然觉得好幸福,因为有这样多的人,和我一样崇拜同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波折过的生命最终凝炼成一坚不可摧的偶像。我希望我可以做到一点,当我回首往事,不会感到无尽的后悔和遗憾充斥在我的过往。

在索契已经生活两周了,我已经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看到周围路过的俄罗斯人,报以微笑说一句“Здравствыйте ”,对俄罗斯人的热情也开始不再羞涩,对这里的山水已经学会欣赏。

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我却爱上了索契的生活。爱上了这里的风景,爱上了这里的人,爱上了这里的绿,爱上了这里的无拘无束的自由。

我生在中国,长在中国,现在却在俄罗斯,在索契。我不知有没有机会再回索契,但我却知道,不论多久,我想起索契,都会想起那片海,想起这片山林,想起这航行在海天一际的轮船,想起这里的阳光,想起这里的自由。明明同一个世界,相隔数万里,隔着边境线,生活却如此不同。假如我不来俄罗斯,我可能过着日复一日的生活,即使再大的波澜,也敌不过异国的世界冲击。同样的大世界,不同的小世界。我坐着飞机穿过了两个国家,看到了别样的世界,就在这样的简单中,我爱上了这样的生活,将自己放逐在这样的小世界。

我爱索契,不是因为它的家喻户晓,众所周知,亦或是人云亦云,仅仅只是,我在这里生活过,我知道,索契它的美好。


【顶部】      【关闭】